律师: 即便ofo破产清算 用户押金很难拿回

ofo 因为退押金问题又登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2月19日,深陷危机的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特别是近半年来,来自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让我们力不从心,尤其是公司全力寻找 融资 而无果后,我无数次想过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用来退还部分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欠款,甚至是解散公司、申请破产。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戴威在全员信中说。

截至12月18日20时37分,排队退押用户数就已突破1000万。如果以99元/位计算,保守估计,ofo需退还押金总额约10亿元;但若以199元/位计算,那么ofo需要退还高达近20亿元的押金。

目前,这一数字仍在不断增加,同时有多名用户选择了到ofo总部,线下要求退款,现场排起了千人长龙。

12月17日,ofo小黄车在其官微发布公告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到的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这意味着,用户在线下排队将不再有优先退押金的优势,但这并未阻止大家到现场退押的“热情”,与此同时,线上退押金的人数也在暴涨。

有多名用户向全天候科技反映,他们早已提交退押金申请,至今仍在退款中。

当下,用户对于何时能退到押金及能否拿回押金,心理都没底。有部分用户担心ofo会破产,他们的权益还能否得到保障?带着这些问题,全天候科技采访了曾经参与小鸣单车案件的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黄治国律师,和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吴卫明律师,两位律师都从专业角度给出了解答。

以下是对话内容:

全天候科技: 目前已有逾千万用户排队要求ofo退押金。如果ofo不退,用户应如何维护自身权益?

黄治国: ofo收取的是押金,押金收取的依据是和用户的协议,根据协议约定,消费者提出退押后,要按照约定来退还。因为这个钱本质上不属于ofo,属于交押金的人,必须退还。如果不还,消费者可以以诉讼或仲裁等方式要求退还,查封冻结ofo的财产以及账户。

全天候科技: 如果排队退押的用户持续增加,ofo又长时间不能退押金的话,会引发什么后果?

吴卫明: 会导致押金不能全额退回,企业也存在被认定不能清偿到底债务的可能。

全天候科技: 如果ofo持续不退押金,ofo股东是否需要承担连带责任或掏钱先把押金退了?

黄治国: 在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里面,大的原则是,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ofo的股东是否要承担责任,取决于三个要素,首先,股东存在抽逃注册 资本 或者侵占公司利益的情况;其次,股东原来的认缴注册资本没有全部实缴,要在认缴的范围内补足;最后,股东把他们个人消费和公司混为一谈,混淆了两个不同主体的法人人格。这几种情况下需要股东偿还,否则股东都是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的。

吴卫明: 如果不存在个人挪用或欺诈,一般不涉及股东个人责任。因为按照公司法,企业股东是有限责任,但前提是股东遵守了公司法及相关法律。企业正常经营过程中收取的押金如果按照规则收取与使用,主要是民事上的法律责任,如退款或赔偿,不涉及刑事责任。

全天候科技: 如果ofo最后破产清算,用户能否拿回押金?

黄治国: 如果破产清算的话,用户押金是排在后面的。《破产法》里明确规定,破产清算时按照先后顺序进行清偿,首先偿还的是破产清算费用、国家的税款、有担保的债权、员工的工资等,应该归还客户的钱是放在倒数第二位清偿顺位的。押金是无担保的债权,排在清偿顺序的后面,是很难拿回的。我们经办过的小鸣单车,情况很类似。

全天候科技: 对于用户的押金,ofo等 共享单车 公司是否可以挪作他用,如不能,但已经挪用的,算违法吗?如果违法,需要承担哪些责任?

黄治国: 押金不能挪做他用,挪用即违法。如果挪用,可能涉及到三个方面的法律责任:首先是刑事责任,如果能够证明他们是恶意的,挪用公司资产涉嫌侵占公司财产罪和挪用资金罪,不过因为现在政策鼓励民营企业发展,所以追究的可能性比较小;其次是行政责任,行业主管部门制定了相应的押金使用的规范,如违反的话可能会被行政主管机关处罚;最后是民事责任,因为挪用的押金属于用户,用户可以要求进行民事赔偿。

全天候科技: 据报道,当时小鸣单车申请了破产,并以12元/辆的价格变卖了自行车回收现金流。对于ofo而言,小鸣单车的处理方案有没有借鉴意义?

黄治国: 小鸣单车出现挪用押金、集中兑付、资不抵债的情况和ofo比较类似,它的处理方案对ofo有一定借鉴意义:首先,被 并购 是优选;其次要及时变现资产,给利益相关方一个交代。总之,用户押金核心是解决现金流来源问题,要么变卖资产,要么想其他办法筹钱。

全天候科技: 除了用户押金,ofo被曝尚有几十亿债务待偿。以戴威为首的ofo创始团队,他们也是公司股东,需要承担哪些责任?

黄治国: 戴威团队作为股东而言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因为所有合同都是客户和公司签订的,公司股东以其出资额为限承担的是有限责任,公司本身以其资产为限承担责任,戴威团队承担的道德压力比较大,如果不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法律上仅赋予了客户民事追偿的权利,在此情况下还要证明他们违反了民事法律之规定。

ofo今天进一步深陷困局。就在11月28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还发布内部信表示,“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而在上千万人排队退押的“阵容”面前,曾经的天之骄子能否像他全员信中所说:“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ofo人永不放弃!”这个要交由时间来验证。

首页体育